沈言_

常年死着,偶尔诈尸。
爱看看,不看滚,别逼逼

 

【周叶】喂,那边那个(中十二)

+全文戳tag

+二更补偿这几天断更的罪过。

+这文快完结了!!!

-------------------------------------------

五十六

按家族传统来说,每一代都会有一只地下的手存在,叶家每一代都有两个孩子,长子主明面,幼子主地下。

选子的那天是叶修兄弟俩七岁的生日,自小叶修就比叶秋要机灵些,脑筋转得快,心眼也比叶秋多。

大人们的意思是按照传统,让叶修继承家业,让叶秋做暗地下的手,然而叶修冷着脸挡在叶秋身前,故意用一种鄙夷的口气看了一眼叶秋说:“叶秋就是个傻子,什么也不会,让我去吧。”

此后叶秋就极少见到过叶修,据说叶修被带去训练了。

训练倒是真的训练,训的是冷血的心,练的是敏捷的身手。

叶修身上的伤有小部分就是在这训练里留下来的,训练时若是做得不够满意,便会遭到老师的鞭打,带着倒刺的鞭子,一鞭就足以要去半条命。

年少的叶修心性高傲,在这鞭子里硬生生磨平了棱角,磨掉了软弱,似乎连属于人类的那点温情都被鞭子抽走了,唯有那一层不变的嘲讽还能证明他仍是叶修。

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一呆就是八年,叶修十五岁生日那天被接回叶家。

隔着楼梯,远远地见了一眼穿着小西装和其他同学一起过生日的叶秋,见他仍然笑得开心,叶修常年冰冷的脸上难得的浮了一层淡淡的温柔。

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自己,叶修自嘲地想。

随后叶修接到了任务,潜进某个人的家里拿了一份资料,回来的时候叶秋的生日聚会已经结束,客厅里只剩下几个仆人在打扫卫生。

叶修看着那个被切得七零八落的蛋糕,不知为什么有些落寞,他敛下眼睛,悄然离开了大厅。

“不去看看弟弟吗?”

叶修站在花园里,看着正中央那颗比记忆里粗壮了许多的槐树,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人刚靠近时叶修就发现了,只是他没有什么恶意,叶修就没管,依旧盯着槐树看,此时开口说话后,叶修便认出了他的声音。

叶修转过身,恭恭敬敬地低了头:“父亲。”

少年青涩的声音因为常年不开口带着一些沙哑,叶修八年里拔高了许多,此时已快达到父亲的鼻尖处。

被唤作父亲的男人伸手揉了揉叶修的头顶,温和的目光打量着他许久未见的儿子:“辛苦你了,叶秋在房间里等你,大家长说允许你们见面。”

面对父亲突如其来的关爱,叶修有些发愣,太久没被温暖过的心一下子被包进一个暖和的手掌,不免有些鼻酸。更何况上头隔了他们兄弟俩八年,突然劈断这层阻隔,叶修有些反应不过来。

“谢谢。”叶修强忍着颤抖的声音说。

五十七

叶秋房里的灯关着,四周漆黑一片,叶修早已习惯了在夜里的生活,轻轻和上门,蹑手蹑脚地走到叶秋床边。

“surprise!!”叶秋倏地从被窝里蹦起。

叶修心头一跳,条件反射一般上前摁住了叶秋,反锁住他的手腕。

“嘶——”叶秋别扭地被叶修按在床上,嚷嚷着大喊,“哥!哥是我,叶秋!”

叶修这才反应过来,轻轻松了手,往叶秋撅着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小兔崽子,吓死你哥了!”

“嘁,”叶秋揉着发红的手腕,“好人坏人都不分,我今天生日你居然还欺负我!”

嚷了一会,叶秋的手一顿,忽然反应过来他的生日同样也是叶修的生日。

虽说家里人只告诉他叶修去训练了,但叶秋自己清楚,叶修这训练可能根本就不是一般的训练;刚刚从叶修扯歪的衣领上看到一些红印疤痕,叶秋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眼圈顿时就红了。

叶修刚才也是神经过敏了,没认真分辨就冲动地上去防卫,也许是见到了最亲近的人,叶修从完成任务以后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此刻居然生起了疲惫的感觉。他揉了揉眉心,一抬头就看到了叶秋红着的眼圈。

“啧,多大了还哭,还是三岁奶娃啊?”叶修坐到床边。

“哥…”叶秋梗着喉咙喊了一声。

“打住,太肉麻了,你是不是要说你想死我了。”

“滚!!“这一句话终于破坏了叶秋心疼,他扯了一个枕头朝叶修砸过去,”混账哥哥,居然八年都没来看我!“

叶修侧身躲了过去:“天地良心,我这不是没机会嘛。“

叶秋怒视:“你就不会请假吗!“

“请不了,没到时间不让你出来的,你是不知道那个凶老太婆…“叶修说到这里停了话,因为叶秋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小蛋糕端到他面前来。

真的很小,也就一个盘子那么大。

“我自己做的,“叶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让厨娘教了几天,毁了好几个,就这个稍微能看。我本来想,如果你来不了就让他们给你送过去。“

“啧,“叶修伸出手指抹了一点奶油放进嘴里,”还不错。“

其实腻得要死,叶修不是很喜欢吃甜腻的东西,但看着叶秋期待的眼神,他实在不好打击,只好装作无所谓地夸赞一句。

“真的?那我尝尝。“叶秋说着就要效仿叶修的动作也挖一小块往嘴里塞。

“等等等等,“叶修急忙拦下,把蛋糕从叶秋手里夺了下来,“我的,不给。”

“吃一口又不会干嘛!”叶秋伸手要夺。

“不给!”叶修从床上跳下来,把脸往蛋糕上塞,啃了几口,“我都吃过了,你别恶心啊。”

叶秋只好作罢,气呼呼地坐在床边。

过了一会,叶秋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叶修:“哥,生日快乐。”

叶修怔了一会,伸手接了过来,里面是一块漂亮的手表。

“咳,来得匆忙,”叶修把盖子合上,终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即他对着叶秋张开双臂,笑得像从前一样好看,“来,给你一个大哥的拥抱。”

叶秋扑进了他的怀里。

五十八

自那以后,叶修便能自由出入宅子,不过脸上时常蒙着一张面具,里面放着一个变声器,仆人们只知道这是新来的少爷,却从来没见过少爷的脸,也不知道少爷的名字,只知道自家小少爷叫他哥哥,似乎和新少爷的关系很亲密。

后来叶修再次被叶家丢出去,叶修这个名字才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再后来,叶修带着苏沐橙重整旗鼓,捡了几个投缘又机灵的孩子建了兴欣,在这个市区重新立了足。

只是叶哥踪迹飘忽,兴欣办事更是有如鬼魅,想要找到两者其中一人的踪迹都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不同于叶修当初,如今兴欣是拿钱办事的游离组织,黑道白道,只要你能付得起佣金,便没有兴欣完不成的任务。

虽然叶修一直忙于血战,但读书一直没耽误,道上的人找不到他的行踪,那时候他多半装成插班生在各个学校读书,总是读一届换一间学校,在荣耀高中读完高三之后,叶修没再去大学混读,他开始在办公室里自学。

所以当初他说自己是周泽楷的学长,其实并没有骗周泽楷。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叶修放下手中的资料接了起来:“说。“

“老大,出事了。“

 

周泽楷中午下了课便被班主任叫了出去,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常常舞骚弄姿,仗着班主任的身份没少吃周泽楷的便宜,在忍受不住班主任摸上手的动作,周泽楷抱着桌上的包裹飞快地跑了出来。

孙翔和杜明在门口等他,看见他逃似的跑出来,顿时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周泽楷只好十分无语地瞪了一眼两人。

“诶,这是啥。“杜明发现了他手里的小箱子。

周泽楷摇摇头:”不知道。“

孙翔凑了过来:“看看快递单?“

周泽楷道:“没有署名。“

杜明道:“管他呢,快走快走,今天有咖喱饭!一会没了,我好不容易等到咖喱啊!”

周泽楷看着手里的盒子仍然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多想,随意扔进书包里,鼓起一个大包,背着往食堂跑。

 

“副队你今天没来真的太可惜了,咖喱真的好吃爆了,我下周还要吃!“杜明躺在床上,揉着圆滚滚的肚子感叹。

江波涛为了赶学生会的报表,中午没能和他们一起吃饭,胡乱塞了几个面包填肚子,现在被杜明一提,肚子里的馋虫瞬间被勾起来了。他有些无可奈何地揉了揉自己瘪瘪的肚子,朝杜明笑笑:“行了,说得我都饿了。“

吃饱喝足的杜明“嘿嘿”一笑,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翻了个身坐起来:“队长中午收到一个特别奇怪的包裹,只有收件人,没有寄件人。我怀疑是前任寄过来的东西。”

“嗯?“一听到这个,江波涛有些疑惑,”什么包裹。“

这时周泽楷从阳台上回来,杜明连忙问:“队长,你包裹拆了吗。”

周泽楷顿了顿,想起来书包里那个莫名的包裹:“没。”

“那现在拆。”杜明从床上翻下来,穿着拖鞋几步飞奔到周泽楷床上坐好。

周泽楷走过去,从书包里拿出包裹,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仿佛那是个炸弹一样。

周泽楷看了一眼江波涛,从笔筒里抽出剪刀,先是往包裹的纸箱子上戳了一个洞,没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以后,才放心地顺着封口剪开胶带。

打开箱子的那一刻,周泽楷的全身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凉得彻底。

 

  51 5
评论(5)
热度(51)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