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_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同人不负修。
头像是我老铁给我画,画的我。

 

【周叶】喂,那边那个(中二)

♪不良周x混混叶

江波涛同学最近发现一个大新闻:面瘫高冷学霸校草开始傻笑发呆甚至往学神方面进攻了。

我一定是见到了一个假发小。

江波涛咬着笔头,看着旁边那个奋笔疾书的人愤愤不满地想。

江同学,从小和周泽楷一起玩到大的公子哥儿,还从来没见过周泽楷如此反常的一面,他挠着头发想了半天,到底没琢磨出周泽楷突然发疯的原因,当然更没想出面前这道参数题的答案。

“小周——”

江波涛盯着台上老师的动向朝周泽楷轻声喊。

“?”

周泽楷转过头来,疑惑地抬抬眉。

一个纸团丢了过来,周泽楷接住并在老师转身回来时装作低头捡了支笔。

很好,老师没发现。

余光瞧着老师的视线,周泽楷悄悄在书下打开纸团:下课打球去不去。

周泽楷潇洒几笔,扔了回去。

「去」

十一

“你最近咋了,突然改性,决定走阳光路线了?”

在球场上挥洒了两小时的汗水,江波涛一边擦汗一边往嘴里灌着凉水。

周泽楷坐了下来,接过他递的水:“怎么这么问?”

江波涛往后靠在椅背上,喘了口气:“整天挂着笑,难不成真要转型啊?我靠,我说校草同学,你就发发散善心,给我们这些中央空调一条活路吧。”

后面的话周泽楷知道江波涛是在开玩笑,倒是第一句听得周泽楷有些愣,手不由自主摸上了自己的嘴角:“经常?”

江波涛知道他想问什么,别人不敢保证,但对于这个从会玩泥巴开始就一直玩到大的朋友,江波涛看他眼神就能明白这家伙在想什么。

一个挺身把自己从椅背上拉起来,江波涛凑过去搭上周泽楷的肩:“是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周大帅哥恋爱了呢。说真的,这几天你晚自习都溜得没影儿,有时候还来迟到,看上哪家小哥哥了?”

周泽楷听到恋爱两次脑子有些空白,虽然叶修对他做的那些事是挺让人想入非非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就是好哥们之间的互动。

问题是,他和叶修才见几面,算好哥们?

十二

听周泽楷断断续续的描述,再加上自己的猜测,江波涛把这事情的一来二去拼凑得差不多,听完之后不知该如何评价,只好叹气,啧啧咂舌。

为什么叹气?周泽楷不明白自家好友怎么就突然叹气了,眼睛里的不解多得只差贴上两张黑人问号。

江波涛笑了出来:“小周你这是惹上桃花了啊。”

桃花?

周泽楷更不解了:“暗示?”

叶修是在暗示他?

“没错,”江波涛说,“他这是在撩你呢,等你先忍不住表白再把你吃干抹净。你怎么就惹上这尊大神了,我还没听说过叶修是弯的。”

周泽楷不乐意了,从来都是别人给他表白,要让他去给别人表白,他才不干。不管怎么说,都是身为男神的自尊心在作祟。

行啊,不就是撩嘛,周泽楷心想,那咱们就走着瞧,谁比谁能撩,看看谁先投降。

十三

周六学校有外接考试,本来要多上一天课的他们得到了“蒙恩”,周五下午就能回家。

周泽楷坐在寝室的床上,看着江波涛收拾脏衣服,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回家?家里没人,回去也不知道干嘛。

宿舍大家都走了,也没人。

还是出去找见网吧打游戏吧,周泽楷心想。不过这个想法没持续多久,口袋里的电话铃声把周泽楷拉回思绪。

陌生电话?

周泽楷按了接听:“喂?”

「小周啊,是我。」

熟悉的声音,周泽楷握着手机的手突然一紧:“叶修。”

「欸对,我在你们校门口呢,听说你们下午就放学了?」

“嗯,”周泽楷起身,给江波涛打了个手势就进了洗手间:“怎么知道?”

「门口那么多学生,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叶修貌似没想到他会问这么蠢的问题,忍不住笑了起来,闷闷地笑声从听筒传过来,周泽楷觉得脸上有些发热,呃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在哪呢,要回家吗?”

叶修点了支烟,靠在校门口的路灯柱子上打量着过往的学生,他在搜寻那个人群里自带光芒的人。

「寝室」周泽楷说,「不回。」

叶修哦了一声,又深吸一口烟,在肺里转了一圈才慢慢吐出来,他有点想见周泽楷。

「学长。」

周泽楷的声音冷不丁从听筒里传出来,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叫学长,叶修一个激灵呛了口烟,捂着嘴直咳嗽,眼角挂着泪珠听到周泽楷接下来的话:「我有点想见你。」

叶修好不容易止了咳,心里那根弦拨动了一下,笑着说:“行啊,我在门口呢。”

十四

周泽楷三两下换下校服,把钱包手机充电器一类的一股脑丢进书包里,迈着步子和等家里人来接的江波涛打了声招呼,扭头准备离开。

江波涛抬头应了一声:“叶修来了?”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没必要瞒着,老实地点点头。

江波涛哦了一声合上书,背靠在书桌边缘:“周末还回家吗?”

周泽楷摇头:“不想回去。”

“那你准备和叶修待两天?”江波涛笑了笑:“小周,作为哥们,你去追求感情我是双手赞成的,玩笑归玩笑,但叶修的底细咱们摸不清,你还是小心一点。”

周泽楷皱起眉头,他明白江波涛想说的,也知道这些都是事实,就凭叶修是个黑帮头目这点,他就该远离叶修,但他总觉得叶修并不想他表面看到的那样,他不该是那种人。

周泽楷点点头说:“还早。”谈感情的事,还早。

江波涛秒懂,还早就证明有苗头,他没见过叶修的模样,也不知道叶修到底哪里对上自家发小的口味,无奈耸了耸肩说:“你有分寸就行,欸我先走了啊,电话来了。”

十五

周泽楷照旧瘫着脸出了校门,一眼看到了马路对面靠着路灯抽烟的叶修,明明是一个普通的动作却总缠绕着说不出的美感,饶是周泽楷这种见遍万千美物的公子哥也看直了眼。

“看什么呢,”叶修老远就看到了那个高个子的小学弟,不得不感叹长得帅的人走到哪都是焦点,周泽楷从校门口走出来的时候惹得路人纷纷侧目围观。

周泽楷一把掐过叶修手里的烟,摁在旁边的垃圾桶上:“看你。”

叶修来不及阻挡,痛心疾首地说:“看我你掐我烟干嘛,才抽几口。”

周泽楷伸手去掏叶修包里的烟盒,他早就注意到叶修变态一般的烟瘾,不熟的时候不好说,现在关系好些根本忍受不了:“抽烟不好,戒掉。”

叶修连忙护鸡崽似的打开他的手,听到这话笑起来,忍不住打趣:“这语气像小媳妇一样,只有媳妇能管烟酒啊,周泽楷同学想清楚啊,管了你可就是哥媳妇了。”

周泽楷脸皮薄叶修是知道的,就爱用这种不荤不素的语气去逗他,果不其然周泽楷伸过来的手一顿,叶修还没得意,周泽楷收了手,把脸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是老公。”

  92 3
评论(3)
热度(92)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