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_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同人不负修。
头像是我老铁给我画,画的我。

 

【叶蓝】拐个学弟当对象①

#挖了个新的坑。
#早就想写这个设定只是没想好主角,后来看到了一张叶蓝图,下次放给你们看,然后就决定写叶蓝了。
#进度会非常缓慢,而且可能会非常大长篇。
#学生设定的叶蓝请食用


叶修从国外回来的时候是喻文州去接的机,当然随行的还有黄少天。跨时区的长途跋涉让叶修疲惫不堪,在国外那么久养成的时差让他此刻只想躺下狠狠地睡一觉。

一路上黄少天都在副座上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有时是和喻文州说论文,更多的是埋怨叶修。

“我说叶修你这个不够仗义的家伙,当初一声不坑的退学出国,现在又招呼都不提前打就跑回来,你当我们是哥们吗?!亏得班长人好而且没换电话,接到你电话就赶过来了,不然你就一个人呆在机场哭去吧。诶我给你说我前几天手机丢了新办的卡,手机号你应该还没有,一会我给你留一个,不过话说你现在有没有手机啊……”

等他说完这一堆话转头去看叶修的时候,后者已经歪靠在门上睡着了。像是累极了,身上搭着的外套松松垮垮的挂在肩上,脑袋靠着玻璃,随着车子轻轻晃动着。

黄少天啧了一声,伸手扭了几下空调按钮,偏过脸去看着玻璃外飞速后退的高楼和树。

“叶修太累了。” 

将耳机塞进耳朵的时候,喻文州冷不丁地蹦出来这么一句话,黄少天侧头看了他一眼,后者则是一副我在开车不要和我说话不要分我心的神情,他只好转头去看后排睡得正香的叶修。几秒后他转回来,按着手机播了音乐。

“他瘦了。”
是啊,叶修太累了。
他们都知道当初叶修和同一导师下的师兄弟们不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逼到退学出国的地步,对于这个大他们两届的学长,他们心里无一不是佩服的,废话,被誉为考神,曾经连着三年获得学校最高额奖学金,大大小小的奖项更是不小,这样的人他们能不敬佩吗。

刚入校的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还曾打赌,叶修这样逆天存在的人肯定很高冷,输的人吃五天食堂阿姨做的秋葵!结果就是当他们在学生会会议上看到主席位置上坐着的那个仿若没有骨头一样的人时,黄少天同志为自己的胃默默点了两排蜡烛,有一排是喻文州帮他点的。

不过还好,被秋葵支配的恐怖黄少天只感受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学校忙着搞迎春活动,学生会是主要负责人,而负责文艺部的喻黄两人更是忙中之忙,连饭都吃不上,这时候哪还有时间去追究赌约。

二人和叶修的关系也是在那段时间拉近的,三个人常在忙完一天的安排之后一起溜达着去学校门外的小吃街吃上一顿称作宵夜的晚餐,也是那个时候他们知道了叶修并不是他们平常见到的那种学霸,叶修会抽烟,叶修会逃课,叶修会打游戏……晚餐之后三人又溜达着回了学校,因为选的专业并不一样,所以二人和叶修并不住在一栋楼,挥手道别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踱着步子慢慢朝寝楼走,对于叶修那样一点也没有架子的学霸两人其实有些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就好像这个人本来就该是这样似的。

而后的几天里,放课后约着一起去吃宵夜变成了三人不算秘密的秘密。坐在火锅店里,黄少天一边捞起喻文州涮好的牛肉往嘴里塞,一边叫嚷着“然后呢然后呢”听叶修说他参加辩论赛那会儿的事。

“我记得有一次是和隔壁体院的开辩论赛吧,啧,真搞不懂现在的校领导都在想什么,和一群肌肉男一起是想搞辩论还是搞擂台。那次那边儿有个叫韩文清的,嘴皮子算里面最差的,随便从咱院拉一个也比他说得好,嗯?黄少天你眼睛出毛病了?”

对面的黄少天不断向他挤眉弄眼,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叶修!”,被点了名的家伙丝毫没有背后说别人话的羞愧,放下筷子起身就扬起胳膊勾住了韩文清的脖子。

“说曹操,曹操到。文州,少天,这位就是韩文清。老韩吃火锅不,还剩点汤底儿够你喝。”

韩文清朝对面的两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而后黑着张脸拉着叶修就出了店。

这些都是后话了,不过两人在和叶修相处的日子总算明白了,和这个人交往,你要是和他玩随和,他能顺水推舟到你哭。

“叶修,下车了!”

黄少天敲了敲车玻璃,他们正在学校后门的停车场里,考虑到叶修刚回来,也不知道他现在还能不能住宿舍,毕竟学籍已经不在这里,权衡之下还是先去吃东西,再问问叶修要怎么做。

“唔……”被玻璃镇醒的叶修哼哼着睁开了眼睛,他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开门下车,“哟呵,不就一年没回来嘛,居然翻修了这么多。”

感叹着母校的富有,叶修朝车头的两人走去。
“怎么着,两位现在是想请哥吃饭呢还是请哥吃饭。”

  

  42
评论
热度(42)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