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_

常年死着,偶尔诈尸。
爱看看,不看滚,别逼逼

 

【喻叶】明争暗斗 1

写在前面:
那什么,对于我来说喻叶两人真的不太可能在一起,都是心脏,你试探我,我试探你,谁也不肯交出真心。所以,这篇文大概会是一个be?
旧坑没填就开新坑,你们别打我!!打也不能打脸!
喻黄我会尽量更,最近文思枯竭。
以上,希望你们用餐愉快
——————可爱的分割线———————

“文州你真是闲得慌,大冬天的不在G市好好呆着,跑来H市干嘛” 
  “我想见你,叶修”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叶修停下了下楼的脚步转过身来望着楼梯上一格的喻文州。逆着光,他看不太清楚喻文州脸上的表情,约摸着和平日里一样,挂着人人喊苏的笑容。叶修笑了笑没说话,转回去继续向下。 
  喻文州会来H市对于叶修来说其实一点也不意外,更何况人在上飞机前就将航班和时间告诉了自己。无奈之下,叶修只好在苏沐橙的催促中裹上棉衣,出门接机。 
  一进机场叶修就看到了候机处的喻文州,操劳消瘦的身体裹在灰色大衣里,冷风吹得额前的刘海乱了造型,长围巾在空中飞舞。黑色的口罩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这样书生的喻文州叶修还是第一次见,一时间有些晃了神。 喻文州显然看到了叶修,他转过头来看着那边愣着的人开口, 
  “叶修”
  叶修有些窘迫地朝喻文州走过去,顺手接过了人手中一看就是给苏沐橙那几个女孩子的东西,“抱歉抱歉,路上堵车” 
  回兴欣的路上车子在中途被喻文州改了路线,叶修挑了挑眉饶有兴致地盯着喻文州看,后者则是一如往常的挂着笑容,然后拿起叶修的手,在掌心放了一把钥匙。 
  “上个月买的,没抽出时间告诉你”喻文州说。 
  叶修有些意外,他打量着手中的钥匙,又看了喻文州一眼,“上林苑那边的。” 
  “嗯”喻文州点点头,“就在隔壁栋” 
  买房子的事喻文州以前提过,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同居吧,叶修也没往心里去,随口应了声没钱买房就把这事抛到了九霄云外。谁晓得喻文州竟然瞒着他把房子买好了,叶修有些无奈,他耸了耸肩装作不在意地把钥匙随手揣进衣兜里。 
  车子在家具城停下,对于叶修的反应喻文州看在眼里却没说什么,他开门下了车,广场上的风大,吹得他有些睁不开眼,身边的叶修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整个人都缩进了衣服里嘟囔着鬼天气。喻文州摘下脖子上的围巾套到了叶修身上,给人理了理长度之后拥人入怀。 
  太久不见,心里的思念都快溢出来,奈何他和叶修都不是爱说情话的人,一个拥抱就足以传达所有想说的话。 
  “刚才没能抱着,现在补上。” 喻文州的脸埋在叶修的肩窝处,隔着围巾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带着鼻音撒娇的孩子。叶修叹了口气任了喻文州的动作,空着的手搭上了喻文州的背。 
  喻文州愣了一下,叶修不喜欢拥抱,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事,拥抱会让叶修产生压迫感,仗着他和叶修不为人知的关系,每次见叶修时喻文州总会给叶修一个实心的拥抱,胸膛贴着胸膛,两颗心演奏着合唱曲,咚咚咚咚地响,异样的好听。 
  只是叶修从来不会回应喻文州,双手从来都是揣在两边的包里,下巴隔在喻文州肩上任他抱着。 
  可是这一次……喻文州有些慌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一不小心表露得太明显,还是说叶修其实对他也是有好感的。 
  他和叶修不是情侣,从来不是。非要定一个关系的话,大概是炮友吧,喻文州嘲笑自己。他仍然记得事后的第二天早晨叶修一副云淡清风地开口:“文州啊,昨晚咱们都喝多了,大男人之间也没什么,你别往心里去。” 喻文州有些懵,他看着叶修和平日里没什么不一样的嘲讽脸,忽然有些失落,可能他还是挺想往心里去的。 
  “抱够了没,待会儿店要关门了。”叶修瘪了瘪嘴,用力地拍了拍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家伙,他自己也有些懵,对于伸手回抱了面前人这件事。 
  看着喻文州眼里的温柔和坚定有些失神,他回过神来时手已经搭上了人的背脊,只好像是掩饰着什么一样拍拍,然后催促着喻文州起身。 
  两人并肩走进家具城,逛到沙发区时叶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懒得挪动,他已经累了,昨晚熬夜写策划到天亮,没睡几个小时就被苏沐橙从床上赶着出门,逛到现在他已经哈欠连天地耷拉着眼皮子,看着喻文州和店员讨论着什么,叶修的眼皮越来越沉。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睡着了,半瘫在沙发背上,睡得有些香甜。他没有叫醒叶修,脱下了外套给叶修搭上,商城里开着空调,不是很冷,拜托了店员帮自己注意着叶修,喻文州一个人逛着商城,将剩下要买的东西都下了单。 
  叶修醒来的时候喻文州在离他不远处打电话,他打了个哈欠,断断续续地听到喻文州说着什么方案,叶修转了视线没有听下去。挂了电话回来,喻文州接过了叶修递来的衣服穿上,一边说着“睡好了?”,一边看着叶修起身。 
  叶修点点头,说了声抱歉,而后伸了个懒腰,他咂了咂嘴,刚睡醒烟瘾上来了,四处张望寻找着安全通道。 
  “那边”喻文州指了指左前方,他知道叶修在找什么,也知道叶修想干什么,一如知道叶修不会喜欢自己。 
  叶修朝喻文州说了声谢,在衣兜里摸索着向安全通道走去,一进楼梯间便迫不及待地开始吞云吐雾。 他其实看见了喻文州跟在自己后面的脚步,正如他知道,喻文州现在就站在门口,也许握着门把手准备进来,也许只是静静地站着等他出去。 
  一支烟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脚尖碾灭烟头,叶修望着手中的盒子思考着要不要再来一根,然后喻文州推门而入。再然后他被喻文州按到了墙上接吻。 
  叶修有些惊讶,他和喻文州从不接吻,即使在床上。皱了皱眉头叶修想要去推开身上禁锢住自己的人,奈何喻文州扣住手腕的力气不容他反抗。浅尝辄止的吻渐渐奔放起来,一开始喻文州只是蜻蜓点水地啄着叶修的唇瓣,趁着叶修喘息的瞬间舌尖灵活地撬开唇齿溜了进去,口腔里还未散去的烟草味道交缠在彼此之间,刺激着大脑和舌尖上的味蕾,苦涩的,一如喻文州的心情。
  缠绵的吻让叶修险些沦陷,他用力挣脱了喻文州地压制,有些狼狈地推开了面前的人喘着粗气。 
   “叶修”喻文州后退了两步,低头看着面前微喘的人,眼里透着坚定。“我想将这段不稳定的感情确定下来。”叶修低垂着脸,他看不清叶修的表情,喻文州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我想贪心地将你占有,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必须要试一试。” 
  “只有我,才能给你你想要的。” 
   
  TBC

  17 2
评论(2)
热度(17)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