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_

常年死着,偶尔诈尸。
爱看看,不看滚,别逼逼

 

喻叶忘爱症候群

1.喻文州生病了。
忘爱症,没什么大问题,不影响正常生活,只是会忘了最爱的人。这是叶修从医生口中得到的消息,想起刚才喻文州看向他时眼神里的陌生和疏远,叶修在紧急通道里狠狠地吸了最后一口烟,然后掐灭,独自回了酒店。
     是的,喻文州忘记了叶修。

2.事情发生在三天前,获得了冠军的国家队在接受完采访之后并没有急着回酒店,而是顺着张佳乐和黄少天的意思决定出去庆祝庆祝。在大家举杯敬酒的时候,一直在微笑着的喻队挂着那抹微笑重重地摔进了叶领队的怀里。伴随着叫喊声,嘈杂声,救护车的鸣笛声以及叶修颤抖的“你不能有事”,喻文州一睡就是三天。

3.喻文州醒来的时候,叶修正趴在床边睡觉,喻文州的手被他紧紧握住,似乎一放手,床上的人就会消失一样。喻文州看着床边的人,轻轻地皱了下眉头,想把手抽出来,却不小心惊醒了叶修。看见床上的人醒了过来,叶修暗暗地松了口气,半吊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扶人坐起来后,叶修往椅背上一靠,笑着开口:“手残果然不一样,命真大,你可睡了整整三天,也没睡死你”喻文州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面前的人,虚胖的脸上挂着两个熊猫眼,眼眶里充满血丝,似乎很就没睡,下巴上的胡子茂密成林,一身平淡略显邋遢的运动衫,嗯……手,意外的很好看。喻文州在脑海里努力搜寻了一番,犹豫着开口:“请问您是……”
叶修的笑容第一次僵在了脸上。

4.病房里此刻塞满了人,却安静得只剩呼吸声,张新杰看了眼窗台边的叶修,还是决定打破这份安静:“喻队的意思是你完全不记得叶领队了,是吧。”张佳乐一脸诧异地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喻文州,这两位可是情意正浓的时候,玩失忆?狗血啊。“队长队长队长,不会吧,你真不记得老叶了?这也太肥皂剧了吧,相爱的两个人却因失忆而分开,最后男主伤心欲绝而自杀?苏妹子你看的剧是这样演的吧,我给你说上次你推荐给我看的那部剧……”苏沐橙对黄少念念叨叨的话选择了无视,转头看向床上的喻文州问:“喻队就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吗”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后都看向了喻文州,喻文州微微低头而后轻轻地摇了摇脑袋。希望破灭的滋味,这次叶修到时品尝了个够,叶修看了眼床上的喻文州没有说话,推开房门,离开了。

5.“苏妹子,老叶怎么还没来,都快到点了,再不来飞机可就起飞了,平时也没见他这么磨叽……”苏沐橙扬了扬手机示意自己打过电话了,“没人接?”站在一旁的张新杰放下抬起的左手问道,“嗯,可能是没电了,他走时留了纸条说只是出去一会,不过……”苏沐橙的话被手机铃声打断,看到来电显示上的陌生电话,苏沐橙疑惑地按了接听,却不曾想到,这通电话带来的是噩梦般的打击。

6.苏沐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医院,他只记得那通电话里一个陌生男子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告诉她,叶修出了车祸,直到她来到了医院也没缓过来。叶修?车祸?怎么可能,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楚云秀抱紧苏沐橙微颤的身体,无奈地看了眼大家,他们都知道,车祸对苏沐橙来说意味着什么。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一行人个个都面色凝重,就连黄少天也呆着脸疯狂地念叨着“不可能”,所有人心中都只有这三个字。然后,头顶上一直亮着的〖手术进行中〗的灯,熄灭了。

7.喻文州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感觉是头好痛,第二个感觉是心好痛。他跟着大家在医院里狂奔的时候不小心被一个蛮横的胖子推开然后撞上了一旁钉在墙上的灭火器箱子。喻文州抬手摸到额头上包扎好的伤口无奈笑笑。来医院,是为了什么?喻文州想不起来了。他吃力地坐起来,心痛的感觉愈来愈烈,几乎无法呼吸。喻文州捂着心口低下头,大口地喘息着,瞥见了床边趴着睡着的某人,喻文州突然觉得这个情景是那么的熟悉,他伸出手碰了碰人,哑着嗓子喊出了那个似乎很久都不曾叫过的名字。

“叶修……”

8.床边的人揉了揉红肿的眼睛,看着醒来的喻文州松了口气,努力挤出一抹笑开口道:“喻先生你醒了,要喝水吗”喻文州看着人起身为他倒水,心口的痛又加深了一分,不,他不是叶修,不是那个一点也不知廉耻却让人不得不服的大神。喻文州默默接了人递过来的水开口:“请问……”该怎么问?喻文州停了下来,平时清晰的脑袋此刻却乱成一团。“你好”人坐在床边开口,“我叫叶秋,叶修是我的双胞胎哥哥”,“叶修他……”感觉到叶秋故意的停顿,喻文州的心开始慌了。“叶修,去世了……”叶修,去世了?!!喻文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袋里就像放了个百花缭乱一样,听不到叶秋接下来的话,听不到周围的一切,脑袋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叶修,死了

9.痛
好痛
心,好痛
喻文州捂着胸口蜷缩着,叶秋留下一封信便默默离开,像被捞出的水面的鱼儿一般,喻文州大口地呼吸着空气。他看了眼桌上的信,这是叶修给我的?是吗?喻文州伸手将信拿了过来,信封上漂亮的三个大字:喻文州,在被沾上血迹的纸上显得格外妖冶,血液在信纸上绽放,犹如彼岸花一般耀眼。喻文州拆开了信:
       文州:
       哥要走了。
      希望你读这封信的时候已经想起了我,和我们之间的回忆。
      我这辈子都给了荣耀女神,觉得挺对不起你的,但是没办法,谁让女神是真爱呢。所以,哥决定将仅能送的回忆和哥这个人都送给你,怎么样,哥大方吧。不用感谢我,回头帮我指导一下兴欣那帮家伙就成。
       从来没给你做过什么浪漫的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啊。
       那么,
       喻文州,我爱你
       下辈子见。
                                                  叶修
喻文州将信抱在怀里,贴在心脏的位置,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
    叶修,你这个骗子!!!

10.叶修其实有偷偷再去找过医生,怎么治好喻文州。“爱人的死亡”这是叶修得到的答案。叶修在房间吸完一整盒烟之后,提起许久未碰的笔写下了那封信,然后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内包里,给沐橙留了张纸条然后走出了酒店,走之前叶修没有去看喻文州,他怕一看自己会舍不得。站在人行天桥上的时候,叶修摸摸了口袋却想起仅剩的烟已被抽完,无奈叹口气,叶修翻过了人行天桥的护栏,动了几下唇,然后……
一跃而下。
天桥下传来汽车的急刹声,以及物体碰撞的闷声,然后,故事剧终……
叶修说:
喻文州,对不起
喻文州,我爱你。

  32 21
评论(21)
热度(32)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