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_

常年死着,偶尔诈尸。
爱看看,不看滚,别逼逼

 

【全员无cp正剧向】美人图(序章)

哇这是上半年参加一个企划本子的时候写的序章,因为一些策划的一些原因,被水到了现在,他们说可以公开了,我就放上来混更。

因为策划给的设定和大纲实在太模糊了,又是第一次写西欧玄幻,就只能按照自己想的搞了,私心觉得看的时候配上如我西沉当bgm会非常有感觉,因为我写的时候就是循环播放哈哈。接受的话,就走着!

01

“噗!”

战矛穿透胸膛,血液从胸口的窟窿喷涌而出,叶修抹了把溅在脸上的血沫子,踢了踢仰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狼人,转头对着自家好友说道:“还没成年,可能和族群走散了。”

“狼人北下,这是要开战了吗。”苏沐秋转了几圈手上的枪,把枪插进腿上的枪套里。

“不是要,已经开战了。”叶修借着风跳上树枝远眺,“羽族沉不住气了。”

“你看到了什么?”苏沐秋站在树下仰头看着叶修,叶修是天族,那是最接近神的一个种族,拥有着不同于一般种族的五感,他们自命为“神的使者”,拥有别称“天使”。

比起他这个天生拥有翅膀的精灵,天族对于风的驾驭比其他种族更加得心应手。他索性便不再展露翅膀飞上去,双手插兜站在下面仰头大喊:“看完没有!回家了!”

“来了!”叶修应了一声,回头看着遥远的北方上空,那里有一片黑影。

 

森林里,一群矫健的身影穿梭在树间,不断有血花溅起,身负重伤的狼人被兽人包围起来,他停下步子警惕地盯着身边的人,长时间的逃亡让他体力尽失,大量失血更令他眼前昏花起来。

一个两人高的半兽人踩着兽爪从全兽化的族人身后走出来,他蹙紧了眉头,脸上满是戾气,看着前面的狼人开口:“你们不该回来。”

“呵呵。”狼人咧着嘴笑了笑,他明白自己的命运,化成人的瞬间脚上脱力跪了下来。他抬头看了一眼面前那个长相凶恶的年轻人,有些轻蔑地笑起来:“韩文清,末日了,兽人和狼人之间的恩怨该了了。”

“恩怨早在你们搬去北方的时候就了了,你们不该回来。”

“看着吧,你的族人也会想当初的狼族一样,被利爪穿透心脏,被尖牙咬破喉咙,连妇孺也不能逃过。”

说完狼人长啸一声,人声发出的狼嚎有些变调的别扭,韩文清皱着眉看了一会倒在地上的狼人,挥手让身边的全兽人收拾了现场,沉默地盯着北方的方向。

像是受到感应一般,不断响起的狼嚎让韩文清眉间的阴翳更重,他化回全兽的模样,低吼一声继续往北边赶。

那里有兽人的部落,是狼人入侵的第一步。

 

西南海域上空布起了乌云网,闪电和暴风雨即将来临,浪花翻腾着冲撞在巨大的礁石上,碎成散沫落回海里,成熟英俊的妖族男人站在最高的礁石上,眺望着远处翻起的巨浪,紫红的天空染暗了原本碧蓝的大海,海域的宁静被狂风刮破,他沉了沉眼,摩挲着手里镶嵌着珠子的手杖。

“要开始了。”

魏琛叹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穿着宽大袍子,衣帽遮住脸的冥族。

“是啊,马上开始了,最北方已经有动作了。”

他的声音低沉喑哑,像是被砂石磨过一般,令人很不舒服。

魏琛从口袋里翻出一柄铜镜丢过去,从对面那人手里拿来一个竹筒,等那人离开之后,他啐了一口口水,发狠地抹了一把脸:“他奶奶的!”

握着手里装着消息的竹筒,魏琛转身对岸边收拾东西的族人们大嚷:“收拾东西,一路向东!妇孺在中间!”

说完他又喊了一声:“蓝溪阁的!”

“到!”

“一队开路!二队断后!其余在中间保护老人和孩子!”

“是!”

安排完一切事物,他回头看了一样翻腾得犹如刚涨水的火锅一般的大海,大海开始涨潮,他们不得不往东边的高原躲,魏琛知道那里有兽人,可是没有办法了,海平线在不断升起,除了赶往东边,他找不到任何可以和上天抵抗的东西。

“唉——”魏琛叹一口气,从礁石上跃下,妖族本就是被牵连进这场战争,如今大战即响,他们更是没有可依附的大族……魏琛披上袍子走到队伍前方,“出发!”

妖族的命运,何去何从啊……

 

“族长……兽人已经到达铅山,离到这里,也只有几个星期的事情了。”

“族长,为了整个族的未来,你别再犹豫了。”

“是啊族长。”

“可那是……那是……”

“狼人北下,一路烧杀抢掠,灵族的命运堪忧,你就狠下心吧。”

吴雪峰坐在角落里,冷着脸看帐子里的长老们七嘴八舌地商讨着对兽人的供奉,而这供奉的内容,则是他自己。

有长老说,这样能体现出灵族的敬重,作为灵族族长之子,将吴雪峰送到狼人那里当做质子是当之无愧的选择。

吴雪峰看了眼那位捋着自己胡子的长老,再看了看坐在上席没有说话的父亲,他沉默地退到角落里,当起了旁观者。

他有些觉得好笑,兽人虽然强大,可如今兽人面临着与狼人一绝死战的危险,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更别说保护灵族了。他站在角落里,观看着已过百岁的长老们面红耳赤地争论着,像是一场闹剧,有支持将他送出的,也有反对的。

吴雪峰转头看着上席一直沉默的父亲,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笑了笑,拍了拍袖子走到中间轻咳两声:“咳咳,各位都说完了吧。”

像是提前准备好的一般,在吴雪峰走到中间时,方才还争辩不休的长老们统统噤声。

吴雪峰牵起嘴角,眼里没有丝毫笑意:“我愿意去。”

 

紧张的氛围蔓延正片大陆,翻腾得天空和大海预示着未来的一番苦战,而拯救大陆的少年们却还浑然不知觉。

02

“叶修,你捡的那人,是灵族的吧。”

苏沐秋手里研磨着草药,转头朝火炉边的叶修看了一眼。

“是啊,”叶修往火炉里添了一块柴,“回来的路上看到的,被兽人虐得,啧啧。”

“诶我说,现在的时局这么混乱,你捡个废物来干什么?”

“就是时局混乱才好找人啊,”叶修头也没回,“我最近总有种奇怪的预感。”

“什么预感。”

“我总觉得有东西要出现了。”

苏沐秋放下石棒揉了揉手腕,“其实我最近也总觉得怪怪的。”

“哪怪。”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我觉得,有什么在召唤我。”

精灵族和天族不同,天族自命高贵,常作为人族的信仰出现在大陆各地的石壁画上,而精灵族则是相反,那是大陆上最神秘的种族。这个种族生活在森林深处,拥有漂亮的翅膀、听力超群的尖耳以及不输于天族的实力,然而他们却对神拥有近乎虔诚的崇拜。

“神在呼唤我。”

苏沐秋说这话时右手放在胸口,低垂着头闭上了双眼,身后常隐于身体内的透明翅膀扩展开来,在阳光下金光闪得耀眼,尖耳从发间伸出,额头上隐隐约约闪着什么花纹,这样的苏沐秋虔诚得让人难以开口打趣。

叶修看着苏沐秋额头上忽闪的花纹有些出神,等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苏沐秋额上光洁一片,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眼花了一样。

翅膀忽然收回,苏沐秋的耳朵动了几下,他睁开眼睛拿起石棒继续研磨:“你捡的人醒过来了。”

 

叶修端着药进了木屋,苏沐秋望着远方的天空,手掌下意识地覆在胸口,刚才那一瞬间他的灵魂仿佛碰到了什么,广阔而辽远,令人舒坦不已。

“哥!我回来了!”

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扇着翅膀从远处飞来落到地上,她挎着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果实:“看这个!我在铅山找到的!”

苏沐秋放下手中的东西,拍了拍衣服上的碎屑站起身:“路上没遇到狼人吧!”

“没有!”苏沐橙把篮子放在桌上,“先给它净化一下再吃。”

漂亮的精灵姑娘闭上眼睛,右手悬在竹篮的上方,动听的低吟从口中泄出,这是精灵族最低阶的咒语“净化”,能消除常见的毒物。

白光从掌中亮起,包裹住篮子,片刻后苏沐橙睁开眼睛,“可以啦!”

苏沐秋捡起其中一个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他看着坐在旁边啃果子的苏沐橙,心里暗暗地想,敬爱的神,愿你给予我明确的方向,让我的妹妹能远离这场喧嚣。

 

03

“老吴!”

叶修叫住正在专心给草药分类的吴雪峰,“你们灵族有没有一片湖?”

苏沐秋也在旁边,听到叶修这么问随之脱口而出:“你问湖干啥。”

吴雪峰被叶修救回来后便一直跟在他身边,也不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总之一开始还满怀敌意的吴雪峰在和叶修谈过一次后,便如倒戈一般选择了叶修的阵营。

统治大陆的战争还在继续,没有人不想要成为大陆的掌控者,连一向高傲的天族也不例外。

苏沐秋是在南方遇见的叶修,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强者之间的交流方式从来都是打斗,知道叶修也是形单影只的一个人之后,苏沐秋十分爽快地邀请了叶修,提出一起居住的建议,以他的话来说,外面太混乱,三个人总比一个人安全。

之后叶修便和苏沐秋兄妹俩一起住在南方,除了偶尔杀几个来犯者以外,日子还算安宁。直到吴雪峰来,苏沐秋才想起,叶修也是天族,性子高傲自命不凡的天族。

吴雪峰怀里抱着背篓,听到叶修问,停下手里的动作想了想,答道:“是有一个湖,在药山后面。”

“湖的后面是什么?”叶修追问。

“未央。”

“未央?”

吴雪峰点点头:“对。是……”

“灵族的禁地。”苏沐秋切断吴雪峰的话,“叶修,你想干什么。”

听到这句话叶修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片刻后他抬起头来,“我要进去一趟。”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你认真的?”

叶修嘁地笑起来,“我什么时候不认真。”

而后他转头朝吴雪峰抬了抬下巴:“晚上我要去一趟,你带路,最好走不会被发现的路。”

“不行,”吴雪峰皱紧眉摇摇头,“禁地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进去的人更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太危险了。”

“你怎么知道?”

“族里是这么说的。”

“既然没人能出来那证明还是有人进去过,”叶修拍了拍吴雪峰的肩,“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末了又补上一句:“但我目前不能告诉你。”

叶修和吴雪峰在午后出发,等他们走远了,苏沐秋带着苏沐橙回到了森林深处,他拉着苏沐橙没有往主殿去而是直接飞往“瓦格”。那是一个山洞,是精灵族祭神的地方,只有血统极高的精灵能进入。

苏沐秋并不清楚自己是否能破开结界进入“瓦格”,但心中的那声呼唤太过强烈,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向它靠近。

“瓦格”周围布满了荆棘,苏沐秋将苏沐橙护在身后,巨大而透密的翅膀收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探出手摸上那层膜一样的结界,令人惊讶的是他居然并没有受到阻挠,手掌自如地穿过结界,苏沐秋有些惊喜地转头看了一眼苏沐橙,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一股巨大的拉力扯入了结界。

“哥!!”

昏迷的前一秒,他只听到苏沐橙焦急的呼唤。

04

漆黑,寂静,幽深。

叶修在“未央”里走了快两个时辰,除了这三个词以外,他找不到任何更贴切的形容。

却邪长矛被他握在手里反背在身后,身边太过安静,连风声都不存在,叶修小心翼翼地踩着步子往深处走,内心却泛起一股越来越强烈的激动,胸腔打鼓似的咚咚作响。

却邪在叶修手里微微亮着银光,天族的视力极好,在极黑之地也能依稀看清周遭的环境,前方淡淡的有一阵金光散了过来,叶修心里大喜,加快了速度朝前方奔去。

 

大风刮过树林,勾得叶与叶之间簌簌作响,月亮爬上了山头,清冷的月光洒在林间,山顶上的兽人一言不发地望着远方的旗帜

“队长,狼人向前进了七十米,补给只能支持我们三天了。”

“休息一晚上,明早继续前进。”

身边的将领领了命令退下,韩文清望着头顶缺了一个小口的月亮,心里的不安和异样越来越浓烈。

月圆夜要到了……

彼时狼人的力量大增,即使兽人再怎么强大也比不过增益过的狼群。

可退缩从来不是他的风格,身后是族人的安危,这是一场必赢不可的战争;韩文清从山顶下来,矫健的身影穿梭在树间,他最近心里总是蔓延着一股异样的情绪,间于期待与激动之间,紧张的战事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剖析这种情绪的源头。

他一边考虑着接下来的战术,一边往山下奔跑,月色的照耀下树林里恍如白昼,可当韩文清停下脚步时,他发现他似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兽面并看不出韩文清此刻的表情,额间的阴翳明白地显露着他并不怎么美好的心情。

下山的这条路他不可能会记错,一路上也没有遇到过别的东西,如果真的要给一个解释,那可能就是他“鬼打墙”了。

有水流声传来,韩文清从兽化成了人,小心翼翼地往水流声的方向靠近,树木围绕着湖水,月光下波光粼粼。

死湖?

韩文清皱紧了眉头,他环顾四周心里有些不妙,刚才的水流声从哪来的?

金光从湖中央蔓起,染亮了整片湖水,那股异样的期待不听使唤般燃了起来,快要灼穿他的胸膛,他重新化了兽态,朝着湖中央嘶吼一声,猛地一跃扎进了湖里。

 

与此同时大陆上空升起五竖光柱,烟花般炸照亮了整个大陆的上空,神使降临的时代到来,五位少年背负着大陆的命运,书写着荣耀大陆新篇章的史书启动齿轮开始运作了。

 

05

两年后,神之领域,嘉世。

叶修坐在神殿的石床上冥思,却邪放在身边闪着幽幽白光,一段低沉的吟唱从他口中泄出。

两年前的大陆战争因为新的种族的出现而停止,这个种族的旨意具有不可抗性,大陆间恢复了平面上的和平,而这个的种族拥有的名字神圣而不可亵渎。

——神族。

叶修是神族成员之一,在未央里终于找到了令自己一直以来所被牵引的东西,和那东西战了几回合后叶修将它收服,给它取了名字——“一叶之秋”。

那是成神的关键,称为神格,从未央出来之后叶修才明白,拥有神格后力量的提升根本不能以倍数来记。但神格的力量太过强大,对于陌生气息的排斥更是如此,被吴雪峰从未央背回他们的落脚地,叶修整整昏睡了五天,睁眼后见到的是斗了好几年的宿敌韩文清,神与神之间的精神维系是一种难以描述的讯息,几乎是睁眼的瞬间,他便感觉到面前这人的不同。

叶修短促地笑了一声,“你也收到了?”

韩文清点点头,而后叶修扭头看着不明所以的吴雪峰,勾唇笑起来,“老吴,我升神了。”

 

之后便是战争停休,吴雪峰在叶修的帮助下获得神格,成为神之一,除此之外,消失几周又重新出现的苏沐秋,以及西南的妖族族长魏琛,都列入了神的位置。大陆上出现了神的存在,种族隔阂被打破,诸神拥有了种族各异的追随者,建立起神殿,分别取上了属于自己的名字。

而神殿所划出的区域则被名为神之领域,非神族不可入内。

神选之书是在大战结束后一年出现的,一本砖头一样厚的羊皮书,不过里面只记录着叶修五人的信息,拿到书时,叶修还有些奇怪这东西的用法,直到后来他亲眼看见书上快速浮现一串古老的文字,他才明白这本书的用途。

神选之书——顾名思义,一本记录了神的降生和陨落的书,也会指引神找到自己氏族的神选者。
神选之书的不断出现也昭示着神族的数量增加,大陆各地,大部分种族都有人在不同的时间里寻找到自己的神格,短短两年,神族的数量便从最初的五人增加到十四人。

羽族的方士谦,人族的林杰和方世镜,精灵族的周泽楷,矮人族的异类肖时钦,人鱼族的楚云秀,狼人族的孙哲平,妖族的张佳乐,以及冥族的李轩。
虽说升神之后便再没有种族之分,但由于曾经的种族带来的优势并没有因为升神而被抹掉,反而更加的突出,氏神彼此之间还是会以不同的种族来分辨其他人。而如今,因为氏神到了种族隔阂,对于氏神的信仰与追捧则得到了认可,不同种族的人可以奔赴自己喜爱的氏神殿下,成为信徒。

叶修的冥想被门口的脚步声打断,他从石床上坐起来,看到吴雪峰朝他走过来,笑着问:“今天练习得怎么样?”

叶修干脆利落地将却邪横在胸前,口中吟唱催动一叶之秋。一阵闲碎的聊天之后,吴雪峰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卷轴,“后天的演武,你参加吗?”

“必须参加?”

“今年必须。”

“得了吧,哪年不必须。”

演武是诸神神殿之间的交流比赛,简单粗暴的规则——以控制致命点为胜利,点到为止。

虽说诸神的力量令外人一致感到恐惧,但在这些氏神之间,力量的高低却明显地很,每年的演武都会有新晋升的氏神参加,不知天高地厚地挑战前辈。

自从建立的神殿,便产生了以该神殿为府的氏族,如今的荣耀大陆,以新氏族为界,重新编织了世界秩序。

一年一季的演武则是其中之一。

叶修从吴雪峰手里拿过那张卷轴,从上往下看了一眼各个神殿今年前来的人,勾唇笑了笑,“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神族的壮大,新世界秩序的书写,一个新的时代开启,却也是衰落的开始。

 

  9 4
评论(4)
热度(9)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