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_

常年死着,偶尔诈尸。
爱看看,不看滚,别逼逼

 

【喻黄】《1997那年》

#片段梗
#随手段子我流派喻黄,码着梗,发小,老师喻x厂长天

骑着那辆旧而不烂的二八,黄少天一路上叮叮当当地拨着响铃,带着那股子怎么都散不去的吵闹劲儿,在密集的人群里歪歪扭扭地寻找着前行的空当机会。

这会正是刚放学的时候,门口聚满了回家的学生,挤得跟沙丁鱼似的,书包挨着书包,肩膀碰着肩膀。

黄少天握着把手扭了一阵,嘴里不停念叨着:“诶让让,同学小心脚,哎谁书包挂着了,哎哟!”一个不留神被人挤了一屁股,他连忙伸腿稳住车,忽视掉不知道从哪传来的几句“神经病啊”,屁股稳坐在车座上,脚蹬着地一步步把车挪到了校门口。

刚落稳脚还没来得及松气,就听见门口的保安和他打招呼:“黄老板,来了?喻老师这会估计还在办公室呢,来吃个橘子,歇会儿。”

“哎成!”黄少天接过保安递过来的橘子,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拎起衣领口抖动着扇风,门口保安和他熟络,也是个爱谈天的人,这话匣子一打开两人便从最近的天气聊到了社会经济去了,保安瞧着他每天都来接人,感慨了一句:“您和喻老师感情真好啊,兄弟能有你们这样的感情也算是难得了。”

“那可不,我和文州穿一个裤衩长大的,”黄少天亮了个明媚的笑,高兴地答了一句,他还准备开口继续说,远远地瞥见喻文州从教学楼出来,挥手和保安打了声招呼,“走了啊,改天一起喝酒!”

脚一蹬,跨上单车就往校内骑去。

“文州!这儿呢!”

喻文州老远就瞧见他了,抬手挥了挥,应了旁边路过的同学的问好,回头就见黄少天兴冲冲地到了面前,他勾唇笑了笑,像是习惯性动作一样抬手狠狠敲了敲黄少天的脑袋,嘴里的话却温和:“慢点骑。”

黄少天“嘿嘿”笑了两声,伸手拿过喻文州抱着的书往前兜一扔,反身拍了拍后面加了软垫的后座,笑着说:“没事!上来,回家了。”

喻文州无奈轻笑了一声,知道他根本没听进去,折身坐上了后座 手轻轻扶住黄少天的腰:“好了。”

“这个拿着,对了,我妈叫你晚上去我家吃饭。”黄少天从前兜里翻出刚刚保安给的橘子,往喻文州手里塞,转回去倾身用力一蹬, 车轮滚动起来,稳稳当当地开了出去,显然是经常带人骑车的。他嘴里还在碎碎念:“今天不是中秋嘛,我妈做了好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你爱吃的,她说你要是不去,她弄死我。我怀疑她心里没我这个儿子。”

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撇了撇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喻文州晓得他心里怎么想的,黄阿姨打小就比较偏爱他,黄少天为这置了不少玩笑气。喻文州为了配合他,只好压着笑意,十分谦让又大度地说:“那我不去了吧!阿姨眼里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了。”

喻文州还没说完,黄少天恶狠狠的一句“你敢”就飘了过来,后面那句话被声音掩了过去,也不知道他听到没有。喻文州被他这突变的反应逗得乐出了声,肩膀一耸一耸的,扯着黄少天的手都拉不稳。

黄少天听他在后面乐得欢实,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的对话,明白了他那句“眼里”的意思,知道又被他戏弄了,单车故意使坏地扭了一把,把喻文州拐了个趔趄,直往他身上扑。

“喻文州!”
“哎!”
“闭嘴!不准笑了!”
“好好哈哈……”

  53
评论
热度(53)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