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_

常年死着,偶尔诈尸。
爱看看,不看滚,别逼逼

 

【周叶】一叶之周15

前文戳tag!

尖叫!!作业太多了!给你们一章吃着!!

赶回学校的车,来不及了,我先闪!捉虫下周改

----------------------------------------

依旧是联盟派人来接的机,周泽楷和孙翔的航班因为雨云误了点,本该五点就到的,愣是被拖到了六点近七点才从天上落地,来接机的还是上次接他们的小伙子,显然这一个月的相处让他已经学会了如何不在偶像面前结巴,至少正常沟通能进行了。

接机的小伙子分给周泽楷和孙翔一张时间表,是这五天的拍摄流程,后来又说了什么,周泽楷没听清,他满脑子都是待会去酒店如果见到叶修,该要怎么开口,脑子计划A、计划B的走了一通,全部杂乱在脑袋里,活像被猫蹂躏过的毛线球。

等他把计划ABCD都画上大大的一个叉后,回过神来才发现周边的两个人居然气定神闲地在休息椅上坐了下来。

什么?不是要回酒店吗?

他顶着一脸的迷茫,两只眼睛写满了奇怪和疑问,接机小伙从看手表的动作抬起头来,入眼就是枪王歪着脑袋犯糊涂的样子,心口一阵酥麻,像被一枪穿云握着霜碎开了一枪似的,就差来个血花特效,他好顺势捧心倒地了。在心里犯了一会花痴,接机小伙心里暗搓搓地给自己鼓劲,凑上去问:“周队,有什么问题吗?”

周泽楷看着面前虽然没有当初那么紧张,却依旧有些小心翼翼的志愿者,抿了抿唇决定先解决自己的疑惑,于是问道:“不回去?”

接机小伙立马点了点头,激动地答:“要!”

周泽楷:“……”

这是在激动什么?

他顿了一会,视线斜着瞧了一眼玩手机的孙翔,刚准备开口就听到接机小伙接下来的话:“但是得先接叶修大神,你们航班时间离得近,上面叫我一起把你们接回去。”

周泽楷瞬间,五雷轰顶。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还没做好见叶修的准备,规定的拍摄日就来了;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和叶修搭话,叶修就要来了。

最后六个字在他脑子里加黑加粗地占据了所有空位,他呆愣了一会,属于明星选手骨子里对形象的保护让他本能地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可能有点傻,于是他垂了眼,紧紧抿着刚刚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嘴,朝接机小伙点点头说:“好。”

然后他沉默着,大步流星地走到孙翔旁边的位子坐下。

与叶修突然的相遇不在他的“道歉计划”里,他本想着,到了酒店,暂时先和叶修缓一下,不去对方面前招烦,等自己想到了办法,想好了道歉的措辞,再找个气氛好的晚上,把叶修约出来,该道歉道歉,该说明说明,顺便趁着这几天理理自己那乱七八糟的想法和那个梦。

结果脚刚刚才落地,计划都没来得及思考,却什么都乱套了。

等待的时间不长,放在周泽楷眼里更是短促,孙翔都没能打破记录,接机小伙那边招呼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大神——!大神!这里!”

叶修拖着苏沐橙的行李箱朝那边挥了挥手,走得近了些才看到旁边低着脑袋的两个人,他想了想觉得不打招呼不太好,于是和接机小伙短暂说了几句话以后,转头朝周泽楷扬了扬手:“晚上好,小周。”

周泽楷本就有些紧张,心不在焉地默想着怎么办,被他这一声小周喊得一惊,脊背挺得老直,昂着头梗着脖子就是不说话。叶修看他脸都快憋红了,心里纳闷自个今儿没那么吓人吧,本身就是随意打个招呼,周泽楷这反应有些惊人,叶修正准备打个哈哈揭过去,就听周泽楷憋出一句:“前辈,晚上好。”

叶修:“……”

说个晚上好,原来这么费解的吗?

人到齐了就能出发,出了机场,上了专车,叶修带着苏沐橙坐在前面排,周泽楷和孙翔坐在后面,接机小伙又对这五天的拍摄行程做了一次讲解,这才转回脑袋,安心坐回副驾驶。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总觉得背后凉嗖嗖的,像被什么一直盯着一样,他借着调整姿势的动作悄悄往后看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莫名其妙地摸了摸后颈,又转了回去。

周泽楷偷看的行径其实进行得十分隐蔽,他每回盯着叶修看的时间不会超过三秒,常常是一扫而过,不做多少停留,每回都只是看叶修在看什么,在做什么,在和苏沐橙说什么,虽然这么做有一点小小的变态,但周泽楷却产生了一些近乎病态的欢喜。

叶修偷摸着打哈欠的样子,叶修缓慢眨眼的样子,叶修被苏沐橙说了什么,无可奈何提起嘴角苦笑的样子,还有那些微小的、只属于亲密人之间的、互动的小动作。

周泽楷突然有一点点嫉妒,甚至还带了一点羡慕。

这种情绪来得荒唐而毫无道理,他只是觉得心口酸酸的,不满和烦闷胀满了他的胸口,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将自己的视线从叶修与苏沐橙凑近的脑袋上撕下来,逼着自己转向窗外,看着路边的万家灯火。

天已经半黑了,太阳要掉不掉地悬在西边地平线上,仿佛再添一把力它就会从地平线上“咕咚”滚下去一般。玻璃上倒映出周泽楷那张俊俏的脸,此刻却眉头紧锁,眼睛里充满了不爽。

周泽楷看着倒影里自己的眼神,愣住了。

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像中学时那些抓住自己女朋友和别的异性打闹的那个男生的心情,而让他如此内心浮躁不安的情绪,叫做占有欲。

这个认知刚刚冒出来时候,周泽楷就被自己惊到了,他猛地握紧双手,却不小心掐到了大腿的肉,当即痛呼了一声,其他人被他突然的发声吸引了关注,纷纷转头问他怎么了。周泽楷有些窘迫,“由于太过惊讶不小心掐到自己的肉”这种事他是说不出口的,于是他胡编了一下,说不小心磕到了脑袋,心里腹诽着磕到脑袋总比掐大腿强。

叶修看了他一眼,问了句没事吧,周泽楷赶忙摆手又摇头,连着说了好几个“没”,叶修这才放下心,又回了句小心点,这才转回头去。

到了酒店,和来的人集合说了点通知,直到回了房间里周泽楷都还保持着五雷轰顶的内心世界,直劈得他外焦内嫩,闻一闻就知道味道鲜美,他呆愣地坐在床边,手里无意识翻玩着手机,手心汗津津的,没一会手机的金属外壳上就沾了一层薄薄的水。

经过漫长的信息处理和大脑风暴,终于在手机被水浸湿漏电之前,想出来了一个结果:我喜欢叶修。

其实周泽楷不是没谈过恋爱,作为男神级别的人,一般脸的好看程度都和渣不渣成正比,周泽楷是个例外。他高中的时候有个女朋友,同班,长得好看,人也不错,他们俩在外人看来是天造一双,甜得让人直呼狗眼瞎,可那只是外人看来。

实际上,周泽楷和这姑娘在一起也只是因为两人各有所需,彼此都被追求者烦恼,最后人姑娘找到周泽楷,说咱们都觉得烦,要不就做个戏,在一起得了,这样也能断绝被其他人烦恼的几率。

于是便有了天造一双的好鸳鸯。

不得不说周泽楷的魅力的确大,虽说他是演戏的,从始至终都尽力扮演着自己那个好男朋友的形象,却也真的没放一丁点感情进去,倒是人姑娘,被他似真似假的关心呵护给暖昏了头,居然真的喜欢上了他。

于是天造一双变成了有感情的天造一双,不过是单方面的那种。

后来自然是分了手,离开学校决定去打荣耀的时候,顺便割断了那份拉拉扯扯、不清不楚的恋爱。

至此开始漫长枯燥而单调的训练生活,周泽楷最终还是没学会,爱一个人的感受是什么,直到他遇见了叶修。

于是当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心里原本模糊看不清的一些东西顿时明了了——留宿时身体接触时的安心,和叶修见面的喜悦,被叶修冷落后的别扭,将那人抱紧怀里的满足,以及对他和别人亲密的不爽。

一切的情绪来源都只是五个字:“我喜欢叶修”。

我喜欢叶修,哦,原来我喜欢叶修。

怪不得,怪不得。

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他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念叨了几遍,念得越多,心底就慢慢爬出一种陌生的情绪,像是蛇一样悄然滑过他的心窝,路过的地方无一不留下细密的酸涩,最后攀上心头,粲然开出一朵花来。

心里冒出一股欲望,夹带着些许欣喜——他想见叶修。

孙翔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喊了几声周泽楷,对方没应,他走过去轻踢了几脚周泽楷的小腿,说道:“喂,周泽楷,发什么呆呢,我洗完了,水还热的。”

周泽楷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心里怀着的鬼胎让他有些心虚,被孙翔冷不丁地打扰,他猛地站起身来,又被床绊了一下,重心不稳地摔进了床铺里,一直混乱的脑袋被这么一砸,清明了些,回想起刚刚顿悟的事情,他就着仰躺的动作,望着天花板痴痴地笑了起来。

孙翔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自家队长仿佛被鬼俯身了一般,又呆又痴的,居然担心起了这次比赛会不会输,他放下僵在半空中擦头发的手臂,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试探地喊:“周……队长?”

周泽楷扭头看着他。

“呃,你没事吧?”

周泽楷摇摇头。

孙翔抓了把头发,有些苦恼,忽然觉得自己这问题问得有点傻逼,哪只鬼会说自己有事的,于是他拉来桌前的椅子,郑重地坐在周“鬼”对面,严肃地说道:“我不怕你。”

周泽楷不明就以地眨了眨眼,从床上坐起来。

“就算你上了周泽楷的身,我也不怕你。”孙翔扬起下巴,给自己添足了底气,轻蔑地继续说道:“周泽楷那小子细胳膊细腿的,不禁打,你别做梦了,附他身也伤不了我的。”

闻言周泽楷看了看自己被摄影师称为完美身材的身体,十分地无语又迷茫,他到底是哪惹到了孙翔,以至于这人对他居然有这种印象,还有孙翔嘴里的上身是怎么回事,这房间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方才内心的欣喜被孙翔这莫名的行为和煞有其事的言语给熄灭了,周泽楷转着脑袋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孙翔一直盯着他的动作,于是他试探地往左边移动了一点,孙翔依旧盯着,往右边移动一点,孙翔还是盯着,视线跟着周泽楷移动。周泽楷有点欲哭无泪了,这是证明那位好兄弟就在自己身后吗??

他不敢确认,也不敢随意开口,担心孙翔是在作什么法,万一自己惊扰到好兄弟,作法失败怎么办。也不知道孙翔居然会这种传统迷信的技能,对孙翔的认识又刷新了一番。

两人面对面干瞪眼了一会,架不住困意,又害怕好兄弟会突然冒出来,默契地谁都没有关灯,战战兢兢地睡了一晚,第二天起来,眼睛下面两大个黑眼圈,互相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

“早……”

“早……”

 

  26 1
评论(1)
热度(26)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