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_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同人不负修。
头像是我老铁给我画,画的我。

 

【周叶】一叶之周14

《喂,那边那个》的预售和本宣将会在明天下午公开哦。

前文戳戳tag一叶之周吧

14

周泽楷回到了第十赛季刚刚结束的时候,那会叶修还住在他家,每晚他们俩都睡在一张床上,床够大,叶修又懒得让周泽楷再去置办一套床上用品,将就着睡了,反正也不是很挤。

当然如果排除每次醒来以后,周泽楷都会发现自己怀里都抱着叶修的话。

他似乎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叶修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下身只围着浴巾,裸着上身进房间。刚刚出浴的叶修身上带着热气,胸膛上的水珠顺着细嫩的皮肉下滑,周泽楷半卧在床上,身子却不由自己控制,他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在叶修跪在床的边缘,低头喊他的时候,一股异样的冲动在周泽楷心里冲撞。

不妙,太不妙了。

周泽楷的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了叶修的腰,柔软的腰肉被他掐进指缝里,叶修笑了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凑到周泽楷面前亲了他一口,带着哭腔的,细嫩得不像男人的声音,在周泽楷耳边炸开。

他说:“小周,别躲我。”

周泽楷惊得醒了过来,眼睛圆瞪着天花板,汗水打湿了他的额头,身上的黏腻和燥热都在明显地提醒他——你刚刚意淫了你的前辈。

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周泽楷望着天花板,好一会才从紧绷的情绪里放松下来,他掀高了一点被子,看着运动裤被撑成小山的地方,松开手抱着被子,整张脸埋进去,痛苦又绝望地呻吟一声。

啊——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对前辈产生那种幻想……

 

等周泽楷躺在床上平静下来,换了身衣服出房间时,才发现太阳早就升得老高了,阳光从阳台洒进来,落在沙发上,周泽楷望着窗外出神,腿上突然冒出个小挂件,安安静静仰着头看他。

周家这俩孩子性子都像母亲,乖巧安分,不过周泽林要相比比较活泼些,看到周泽楷低头注意到他了,周泽林仰着笑脸,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哥!”

周泽楷回他一个笑,抬手揉了揉弟弟,这小家伙长得挺快,快齐腰高了。周泽林手上还拿着筷子,从周泽楷身上松开以后,又蹦跶着回到餐桌,爬上那脚够不着地的椅子上坐着吃饭。

周母朝周泽楷喊:“小楷,过来吃点。”

周泽楷“嗯”了一声,去厨房舀了饭在周泽林身边坐下。

好不容易见着一回周泽楷,周泽林有些雀跃,他戳着碗里的肉,转头看着周泽楷说:“哥我给你说,前几天你代言的那个冰淇淋广告,我们班放电影的时候看到了,大家都在夸你帅。”

提起那个广告周泽楷还有些窘,他往周泽林碗里夹了点菜,应了一声没说别的。

周泽林依旧在喋喋不休,这孩子平时挺安静的,但唯独见着自家哥哥以后话比平常多上一倍。周泽楷很难得回一次家,平时见不着他的时候,周泽林就借着写完作业以后的休息时间,打开电脑看周泽楷的比赛,但他似乎对比赛没什么兴趣,只是为了看到周泽楷出现在镜头里的那几秒钟。每当这时周泽林就会像个小老头一样,叹口气转头问妈妈:哥哥什么时候回家啊。

周泽林吃得挺快,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说话和吃饭两不误,吃完饭蹦下椅子,跑进房间里拿出背包,周泽楷这才想起来周泽林好像报了钢琴班。

周家小孩从小就是小大人,上学几乎不怎么需要人接,周泽林背上包,换好鞋子,又突然想起什么,跑到周泽楷身边一把抱住他,撤身的时候比了个手枪姿势,奶声奶气地说:“一枪穿云!冠军!”

周泽楷忍不住笑起来,还没等他抬手,周泽林就一溜烟跑了,嘴里嚷着:“来不及了,我走了,哥哥加油!冠军!”

望着空荡的大门,周泽楷笑得有些无奈。

“小林每天做完作业都会看你的比赛”一旁的周母突然发话。

周泽楷起身把门关好,重新坐回位置,“没关系吗?”

“他不怎么喜欢游戏,”周母笑起来,“你们两兄弟真是活宝,一个爱游戏爱得要死要活,一个对游戏一点兴趣都没有。”

周泽楷知道母亲是在打趣自己当年为了进训练营不惜绝食的壮举,尴尬地摸了摸脸,“那他看比赛?”

“他是为了看你,”周母喝了一口粥,“有时间就多和他相处一会吧,打个电话回来也好,上回老师布置的作文是最喜欢的人,他写的是你哦。”

“——毕竟你可是他的骄傲啊。”

周泽楷想了想刚刚抱着自己腿,仰头看自己的孩子,心里暖烘烘的,他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沉默在饭桌上蔓延,周泽楷吃完了饭,一直空虚的胃舒服了些,周母收拾碗筷的时候似是无意地问:“上回你常提到的那个前辈,今天怎么没听你说?”

周泽楷没想她会提起叶修,脑袋里浆糊一样,冒出刚刚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又想起昨天叶修对自己的态度,周泽楷抿了抿唇没说话。

“吵架了?”周母把碗摞在一边,胳膊肘靠在桌沿上询问。

“嗯……没有,”周泽楷蚊子般地回答了一句,“做了错事。”

“——惹前辈生气了……”

“道歉了吗?”

周泽楷点头,“好像没用。”

“有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认真认错吗?”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又点点头。

周泽楷语言上的障碍一直是沟通的鸡肋,读书那会儿就产生过不少误会,周母叹了口气:“你不说清楚,别人怎么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周泽楷张了张嘴,又觉得和叶修之间发生的事不太好说出来,只能叹口气又闭上嘴,安静听训。

“还记得读书那会儿我怎么教你的吗?”

“四个步骤。”

周泽楷接下话:“找到他,告诉他,你怎么想,解除误会。”

“对,我记得你说过,很敬重这位前辈。”

“如果因为一个小误会,友谊就此结束,不是更可惜吗?”

周泽楷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悄悄握紧了些,他叹口气,抬了抬嘴角说:“我知道了。”

 

在家里吃完晚饭周泽楷才回到俱乐部,父亲像往常一样问了一些关于训练上的问题,周泽楷一一回答,然后被周泽林拉进房间里签了好几张海报,这才拿着还温热的蟹壳黄离开。

蟹壳黄自然是被队员们分着吃了,周泽楷叼着其中一个蟹壳黄,在大家都在疯闹的时候溜回了寝室。联盟给的休息时间其实也就两天,后天就得回去,行李箱里的衣服得拿出来洗,周泽楷吃完蟹壳黄洗干净手,坐在床边整理箱子。

刚把衣服丢进篓子,他突然想起背包里的叶修的手机,在床上扑腾翻转滚动之后,周泽楷摸到了床头的包,又从包里摸出了白色经典款的手机。

手机已经被没电关机了,周泽楷从包里翻出充电宝和充电器,插上手机放到一边,起身将衣服抱到洗衣房,又回来冲了澡,擦干头发吃完药,实在找不到东西拖延时间了,这才坐到手机旁边,有些紧张地拿起手机。

我只看一眼,就一眼。

开机,启动。

意料之中,叶修并没有设屏幕锁。周泽楷手指上划解开,入眼便是两条未读消息。

未读短信x2 来信人:周

不知道怎么形容看到这个信息时的心情,周泽楷只觉得自己好像从云端上急速跌落,却在摔死的前几秒打开了降落伞一样,加速跳动的心脏让他有些缺氧的感觉,周泽楷呼出两口气,点开短信,手脚麻利地删除了消息。

道歉这种事,还是当面说吧。

而后他后知后觉地为这个暧昧不明的联系人备注甜到了,他本来以为叶修会存全名,谁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备注,周泽楷有些开心,手上不由自主地乱翻起来,随意点开相册看到了里面的唯一一张照片。

应该是叶修给他作指导的时候拍的,周泽楷认真正盯着屏幕,叶修手里夹着没点燃的烟,一只手撑在桌面上,半搂着他的模样。

周泽楷还记得这张照片当时的情景,叶修手里没燃的烟是因为张新杰强行规定不准在训练室抽烟,叶修的火机基本阵亡,只好夹在手里,时不时闻一闻过过干瘾。指导他的时候,叶修有些颓,房间里及时开了空调也依旧热,到他的时候叶修几乎是趴在他的背上,当时他没注意,只觉得叶修的呼吸全部黏在后颈,这下看到了照片,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哦,当时是这样的姿势啊。

小小地爆手速将照片蓝牙传送以后,周泽楷把后台运行全部关掉,手机关了机,又塞回背包里,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然后他将那张照片设成了手机屏幕背景。

望着里面慵懒微眯着眼的叶修,心里涨满了欢喜。

前辈真好看啊,他想。

 

第二天周泽楷的病好了许多,队员们没来拉他早晨训练,也许是放下了心里的哽,周泽楷这一觉睡得太舒服,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过了,他整理好自己,去食堂吃完东西,晃到医务室把针打了,又开了一副药吃。

打完针去训练室和他们pk了一阵,江波涛、方明华拉着他一起对训练的计划进行了讨论,匆匆吃过午饭,三人又聚到一起嘀咕,那训练强度不是一般的大,听得旁边的队员们全身都起鸡皮疙瘩,还没开始训练呢,半条命就已经去了。

明天要集合拍宣传片,那边给出的消息是要留五天,带点换洗衣服就够了,周泽楷把平时旅游用的运动包翻了出来,往里塞了几套衣服,想了想B市热成蒸笼一样的天气,又往里扔了一件篮球背心。

行李收拾好了,周泽楷洗了个澡,换了身更加凉快的衣服,刚把墨镜挂上衣领,门就被敲响了,起身开了门,发现孙翔和他一样背着运动包。

他俩有时候会约着打球,这包也是偶然之下一起买的,店家发的时候不小心发成了同款,其他人看到了纷纷嚷着也要买。结果有次他们出去比赛的时候被机场的姑娘拍到,发微博的时候问包是不是轮回的队包,意外地让这包走红了一把。

孙翔手里忙着玩游戏,想来大概是准备等周泽楷收东西的空隙破一把记录,结果周泽楷早就把东西收好了,孙翔随意瞄了一眼,发现了床边的背包,准备出口的话不上不下地卡在喉咙里,手机里的人撞上了大树。

“走了。”他有些尴尬地把手机收起来,手反勾着背包甩到肩上,扭头就往前走。

周泽楷连忙回屋,背上包拿起手机,“咚”的一声关上门,赶上孙翔的脚步。

 --------------------------------------------------------

这篇文怎么说呢,是我双向暗恋的失败品,玩得太脱了就很ooc,但是强行解释呢,又解释得通,所以前面部分都闹着玩,咱后面认真写。

别槽我,求你,最近丧得厉害,三次发生了太多不好的事情,更新会变得非常慢(flag),希望你们不离不弃,哭哭。


  33 4
评论(4)
热度(33)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