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_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同人不负修。
头像是我老铁给我画,画的我。

 

【周叶】喂,那边那个(下2)

前文链接

-------------------------------------------------------------

七十三

“唐柔退学了。”

周泽楷第二天回到学校后得到的就是唐柔退学的消息。

下了课给班主任报到之后免不了一顿嘱咐,周泽楷闷声听完,心不在焉地点了几个头,老师看他一副脸色不好,猜想他是身体还没完全好,又叮嘱了几句便放他离开。

随即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被告知了唐柔退学了,杜明闷闷不乐地吃完饭,没等周泽楷他们,提前回了寝室。吃完东西,三人去超市买了点零食和饮料,慢慢往寝室走。

对于唐柔退学,周泽楷心里其实疑惑多于惊讶。

当初唐柔进来是为了保护周泽楷的,叶修的死对头还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地位,要是把周泽楷攥在手里,绝对是一枚有用的棋子,昨晚发生的事,十有八九是就那批人做的,那这样看来,唐柔应该就是救他的人,可为什么突然就撤了呢?

周泽楷想了想,撤走唐柔的原因要么是他现在已经安全,要么是叶修需要人帮忙。如果他已经安全了,那就有两种可能,要么那批人已经得手,周泽楷已经没有利用价值;要么那批人被解决了,没有人再敢动叶修。但如果叶修需要唐柔的帮助,又可能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叶修一个人处理不过来,甚至加上方锐也不够,才通知唐柔回去。

周泽楷将冰冻的饮料覆在额头上,他有些头疼,无论哪一种预想,都不是好的发展。他发现他根本猜不透叶修在想什么,或者他从来就没有猜透过叶修的想法。

回到寝室,杜明蒙着被子不知道在干什么,周泽楷看了一眼江波涛,后者动了动嘴无声地说这小子正难受呢,周泽楷点点头表示了解。孙翔在超市的时候给杜明带了点零食,这小子虽然马大哈,但毕竟相处了半年,杜明心情不好他也看得出来,径直走到杜明床边,孙翔把怀里的东西故意抖得哗哗响,膝盖顶了顶床上的被窝兽:“吃零食不。”

闷声从被子里传出来:“不吃”

“真不吃?”

“……不吃。”

“那没你的份了,周泽楷过来一起吃啊!”

扯过凳子坐在杜明床边,孙翔把零食一股脑地砸在杜明身上,撕开包装袋的声音“嘶啦”“嘶啦”地响,“这包给你,副队递一下饮料。”

江波涛看穿了孙翔的意图,和周泽楷对视了一眼,搬着凳子走到孙翔身边,“给我一包,你手边那个。”

“咔擦咔擦。”

“孙翔水还有没,递我一下。”

“在周泽楷那。”

“江,给。”

“咔擦咔擦。”

“咕噜咕噜。”

被窝兽忍无可忍,一把掀开被子坐起来。

“……”

“……”

“……”

“……”杜明面无表情地下了床,“吵死了。”

江波涛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把勾住杜明的脖子:“先别走啊,来,我给你开导一下。”

孙翔一个健步冲上去,非常有配合地锁住了杜明的双臂,周泽楷切到前排,一个漂亮的伸手——关上了阳台的门。

杜明忍无可忍地咆哮:“麻痹的!憋不住了!!”

七十四

“小周怎么样了。”

“回学校了。”

叶修点了点头,将烟头碾灭,“底下的动向。”

“眼线撤走了。”

唐柔坐在叶修对面,看着桌上那一烟灰缸的烟头皱了皱眉,救周泽楷的人的确是她,之后将周泽楷搬回家治疗,给学校请假的人也是她,之后叶修一通电话下来让她退学的时候,唐柔就知道任务要开始了。

叶修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文件袋递过去,“两天后,那位大人的寿宴,你出席。”

“名义呢。”

叶修沉默了一会:“叶家。”

唐柔从文件袋里抽出照片,看了一会又转眼去看请柬,确认所有的东西都安全之后,抬头看了一眼叶修:“你确定要一个人去拿东西?”

叶修挑了挑眉:“有问题?”

唐柔老实回答:“不安全。”

“呵,”叶修短促地笑了一声,“人多手杂。”

话说到这个份上,唐柔立马明白了叶修的意思,毕竟处理垃圾这种事情虽然安全系数岌岌可危,但的确是人越少越好,她收起桌上的东西放回文件袋,撩了一把头发站起来:“我下去安排。”

叶修又敲了一支烟点上,朝她点头:“去吧。”

“等等。”叶修突然开口。

“叫包子继续守着周泽楷,有情况立马通知我。”

 

 

“小周,待会一起打球吗?”

江波涛抱着篮球站在周泽楷桌前,离舞会过去已经三天,周泽楷一直都处在沉闷地气氛下,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饶是江波涛也猜不出这次自己的发小到底在想什么。

拉着周泽楷在球场上跑跳了半小时,两人气喘吁吁地坐在篮球场边的石阶上,江波涛递了水过去,一屁股坐在旁边,故作无意地询问:“小周你怎么了。”

周泽楷沉默着灌下小半瓶水,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江波涛用手肘撞了撞了他:“说说呗,说不定我能给你出主意。”

周泽楷擦了把汗,缓缓叹出一口气,垂下眼眸:“有不好的预感。”

“嗯?”江波涛有些疑惑,“什么不好的预感。”

“不好说,”周泽楷摇了摇头,“感觉要出事。”

“家长会前焦虑症,”江波涛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右手握拳在左手手心一砸,“后天是家长会,你可能是在担心这个。”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转水瓶玩。

“我听我爸说叔叔阿姨这次要回来?”

周泽楷点头。

“他们知道叶修吗。”

周泽楷摇头。

说到叶修,江波涛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靠在后面一节石阶上,恍然地道:“我最近好像都没看到这人,叶修还在联系你没?”

周泽楷猛地站了起来,江波涛还没说完,他就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叶修已经一周没出现了。

以往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但叶修总是会通过各种渠道给周泽楷报信,谁让叶老大没有手机呢,而如今却是实实在在地消失了一周,周泽楷在心里按下刚才的紧张,暗自在脑海里搜集了一遍以往叶修的报信方式。

江波涛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仰着脑袋看着周泽楷,他推了推身边走神的人,试探地问:“小周,怎么了?”

周泽楷低下头,眉头打架似的挤在一起:“叶修,不见了。”

 

七十五

家长会的内容无非是这次模拟高考出现的问题,以及老生常谈般的高考注意事项。开会的时候学生都被赶了出来,周泽楷抱着手机坐在楼梯间,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滑动着。

这两天来他一直尝试着寻找叶修的踪迹,但无论是哪个号码,打过去要么是空号,要么是快递,他有些气馁,更有些气愤。叶修消失了九天,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周泽楷坐在楼梯间回忆着他和叶修之间发生过的事,叶修人找不到,被偷拍的照片早就被叶修拿走销毁了,要不是手里还留着一枚戒指,周泽楷几乎认为这两个月的相处仅仅是他的一场幻想而已。

可叶修的确出现过,周泽楷和他也的确是恋人,只是他现在找不到叶修,也不知道该去哪找。

这两天来,周泽楷沮丧地发现,自己对于叶修实在是太不了解了。

不知道对方的住址,不知道对方的联系方式,不知道对方的亲属,更不知道万一他出事了,该去哪里找他。这些在谈恋爱这件事里本该了如指掌的东西,到周泽楷这里却连丁点线索都没有。说白了,就算周泽楷现在确定并且认定叶修失踪,他也没办法到警察局报案,他手上握着的信息仅仅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上不来台面的身份。

——混混叶修。

家长会永远都是冗长又无趣,等父亲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把脑袋里不多的回忆翻来覆去的想了几遍。

他想最开始遇见叶修的时候,一下吸引住他的,不是他们正斗殴的行为,而是站在外围旁观的叶修杵在棍子上的那只手。纤细却不娘气,骨节很明显,但看起来很有力量,周泽楷盯着那只手看了一会,便有了之后的故事。

他又想和叶修去泡温泉的那天,叶修站在寝室里,滚过他的床,帮他收内裤,以及出门前的那句引诱一般的话。

他还在想叶修塞给他戒指的那晚上,准确来说应该是凌晨,叶修叹息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萦绕,周泽楷从脖子上取下项链,将戒指套进手指,内侧刻着的生日贴着左手无名指的血管,据说那里是连着心脏的,抬起手掌贴在左胸口,周泽楷无声地呢喃了一句:“叶修……”

“……你在哪里。”

他真的,太想念这个人了。

 

 

  36 1
评论(1)
热度(36)

© 沈言_ | Powered by LOFTER